上一版/ 03 版:三版 /下一版  查看本版大图
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以往报纸

岷州的冬

定西日报 新闻    时间:2019年12月03日    来源:定西日报

  □赵帅平

  岷州的冬季宛若一个起早贪黑的庄稼人,来得早去得迟。
  秋叶还在轻歌曼舞,瑟瑟秋风却已经把广袤的岷州大地带进了寒冷的冬季。未收取的土豆、药材还在土里,大雪就覆盖了旷野,为黑土地穿上一层薄薄的棉服,岷州的冬季从这个时候拉开了帷幕。身在岷州的人们都有一颗过冬的平常心,面对寒冷,安之若素。
  岷州的冬是出不了凡尘的,清新脱俗自然就谈不上了。到了冬季,新的旧的东西都要落上一层厚厚的尘埃,今年盖好的新房明年看着就陈旧了,早上穿的新鞋子晚上就沾染了泥土。是啊,岷州的人从泥土中走来,身上带的还是泥土香。
  冬季的小河是孩子们的游乐场。河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,孩子们在上面坐冰车、滑冰、打转牛,玩得不亦乐乎,酣畅淋漓,竟不知道严寒是什么。人们可以直接把摩托车、农用车从小河的冰面上开过去,有经验的人在冰面上铺一层土,车轮就不会打滑了。
  洮河是岷州水流量最大的河流,当洮河从发源地一泻而下,两岸的冰条冰块会被温润的洮河水冲进河流里,看起来就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白珍珠,这就是“洮水流珠”,给冬季的岷州增添了几许诗意和浪漫。冬雪秋水皆是文章,当看到漂流在洮水中的这些冰块慢慢融化,人们心里也会涌出一股暖流。
  在寒冷的岷州大地上,要寻找幸福和温暖,就要去岷州人的家里。坐在红泥小火炉旁边,一边烤着冻僵了的手,一边品着热喷喷的香茗,和亲朋好友拉着家常,光阴便在温馨里静静流淌。
  在岷州乡下,人人家里都有一座暖乎乎的火炕。要是天下了大雪,便把火炕烧得发烫,再暖上烧酒,和三五好友把盏言欢,这种随意自在的生活夫复何求。再来个砂锅,里面煮起萝卜丝、土豆片、蕨麻猪肉还有粉条,那可真是人间至味。
  过去,岷州人喜欢在冬季采一些野味吃。当鹅毛般的大雪飘下来,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,就可以去山中采野山鸡吃了。山野冰雪封冻,又饿又冻的野山鸡飞不动了,便钻进雪里去,人们只要循着野山鸡的脚印就能满载而归。不过,现在的岷州人不吃野山鸡了,因为人们意识到了保护生态的重要性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,野山鸡成为了人们舌尖上的记忆。
  岷州的雪花飘起来,比舞蹈还要美妙。雪花洋洋洒洒地飘下来,天地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。开始时还能在飞舞的雪花中看到岷山朦胧的脸颊,慢慢地,那雪花如白色的窗帘一样一层一层地蒙了上去,岷山就只留下了一个若有若无的轮廓。再看那屋顶上青色的屋瓦被雪花一层一层地盖了上去,房屋个个像发酵了的面包团似的,看着让人心生欢喜。
  雪后的岷山干净清爽得像一幅轻快明朗的漫画,树枝上结满了毛茸茸的冰条,晶莹得像小白兔的耳朵。那些被北风吹进沟渠中的积雪要到大地回暖之时,才能变成滋润万物生长的营养源泉。树梢和屋檐上的积雪融化时会随着气温的降低逐渐凝固成冰条冰柱,它们倒挂在屋檐下、树梢上,在太阳的光辉和夜晚灯光的交相辉映下,像东海龙宫里的宝贝一样闪着璀璨的光芒。
  岷州的冬天真的是一个来得早、去得晚、拖拖拉拉的季节。在岷州,春分、清明都是雪花纷飞的日子,地里头的庄稼喝足了水,开始拔节生长。